柳燕水彩 017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種花

    好朋友退休以後,丈夫在農地裡劃一小塊地方讓她種花。

    種花?如此的不急之務,既不能吃,又顯然也賣不了什麼錢,簡直要被鄰居們給笑死了。

    她安之若素。繼續種她的花,偶而種一點蔥、薑、辣椒等不需要費心照顧的植栽。

    我聽了,力主她必須回到畫桌前去畫畫。

    好啦,她要種花,種蔥、薑、辣椒,以為生活調劑,偶一為之,也沒有什麼不可以。

    以前她每每送我自家種的清蔬,總會附上一張小卡片作為祝福卡,那是她的迷你畫作,或一朵花或一棵小樹等等。她總是謙稱,那是不想扔掉的小紙張,只是廢物利用而已。

    青蔬很快地吃完,卡片則收起來珍藏,有時候,有空時看看,也很有意思。

    她一定不知道,畫畫,才是她永遠的種花,那花恆常存在,永不凋零。1070115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琹涵的文學夢田

琹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