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美贈1 283  

 

誰在暗夜流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朋友的婚姻還好,只是婆媳的問題難解,最後終於引爆,當然結局不歡。

 

她的個性溫婉,遇事總多忍讓,尤其公婆是長輩,又不住在一起,逢年過節見面,她必然謹守分際,言聽計從,己消一分,彼長一分。幾十年下來,婆婆的氣焰更高,頤指氣使,小媳婦的忍耐畢竟有最後的底線,今年過年,她決定豁出去了,不再回夫家過年,也不再有煮不完的飯菜和洗不完的碗盤……

 

丈夫的臉色難看,原是意料中的事。這下子她鐵了心,她跟丈夫說:「要不,離婚也行。」畢竟兒女已大,她再無後顧之憂了。

 

冰凍三尺,豈是一日之寒?記得有時她跟丈夫提起婆婆對她的不公平待遇,不只得不到半句的安慰和支持,卻總是一口咬定是她太計較了。也許,丈夫護著他的原生家庭,說什麼也不肯信她的話;也許,是丈夫無法置信,認為她說的都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

她只好自求多福,除了暗夜獨自垂淚以外,更與何人說?

 

不過,這次的執意不回夫家過年,倒讓她大大的鬆了一口氣。年假裡,她領會了前所未有的輕鬆心情,不必看婆婆的臉色,更不必戒慎恐懼的討婆婆的歡喜。

 

意外的是,居然接到婆婆鄰家的電話支持,對方一直待她友善,還說早就應該不回去呢!

 

有同事在背後議論她:「今天她不孝順婆婆,將來兒女也不會孝順她!」

 

她聽了沒說什麼。只是心裡不免嘆氣:對方不曾經歷她的種種苦楚,又怎能輕易加以論斷呢?她的委屈落淚,又有誰知曉呢?女人何苦為難女人,只因為她們深愛著同一個男人,在這場爭奪戰裡她注定失敗,到底婆婆是長輩,而她卻是後來的加入者。

 

她仍然尊重婆婆,只是儘量避著,以免受傷更重。她不敢頂撞,但躲著總可以吧。

 

那樣的心情,或許也有幾分陳英的〈山坡羊〉的況味吧。

 

   伏低伏弱,裝呆裝落,是非猶自來著莫。任從他,待如何?天公尚有妨農過,蠶怕雨寒苗怕火。陰,也是錯。晴,也是錯。

 

哪怕我努力裝痴賣傻,哪怕我一心伏低做小,我不想沾惹是非,麻煩卻總是來將我纏擾。隨它去吧,又能把我怎樣呢?你看,天老爺尚且顧此失彼,難逃「妨害農事」的罪名,落雨溼寒,壞了蠶桑;晴日高照,曬傷禾苗。天陰是錯,天晴也是錯,該怎麼辦啊。

 

這麼一首小令,帶有幾分嬉笑怒罵,寫出了處世的艱難。如果連天公也難為,更何況我們尋常人家呢?

 

她知道別家一樣有不同的苦,不見得是婆媳紛爭,也許是經濟的困窘、病痛的折磨、理念落差上的問題……

 

誰在暗夜流淚?都請拭去淚水,紅塵有諸多試煉,原是要我們動心忍性、增益其所不能。

 

她平靜的心開始有了另一種不同於往日的領會。

 

1000914人間福報《四季有花香》專欄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琹涵的文學夢田

琹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雲
  • 的確是... 做人難, 人難做
    即便忍氣吞聲也無法扭轉情勢
    那麼
    保持距離
    或許也是不錯的選擇
  • 正因為這樣
    也提供了我們
    很好的學習機會

    琹涵 於 2014/01/01 06:5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