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1099  

.婚姻,不只是兩個人的事  

她說了一個真實的故事給我聽:

大哥要跟大嫂結婚時,大家忙著籌備婚事,畢竟是家族盛事。

大哥和大嫂是同事,近水樓臺,所以傳出了喜訊。

就在一片忙碌裡,祖父卻三番兩次力阻,理由是:「這女子的父母是鄉里中的怪人,沒人緣,不能相處,不宜迎入家門……」

爸爸說,兒子已經愛上人家,阻止又哪裡來得及呢?事已至此,只有接受。

大哥大嫂婚後移居美國,爸媽給了大筆金錢,讓他們做生意,還買屋、買車,費用驚人,爸媽沒有怨言,或許以為錢財給兒子,也不過是遲早的事,何況將來年老得靠兒子呢。

十多年後,爸媽也去了美國依大哥生活,又給了大筆財物。大哥把車庫改建成房子給爸媽住,畢竟有個照應,大哥大嫂都要看顧生意,媽媽負起料理晚餐,很忙……直到八十幾歲,年邁才中止。

慢慢的,我發現媽媽似乎過得不快樂。有一次,我到美國探望兩老,媽媽還私下跟我說,要我送禮物給大嫂,其實我的禮數從來都算周到的啊,我還看到我送給媽媽的項鍊墜子竟是掛在大嫂的胸前。……我送給大嫂的新衣,她喜歡則收去,不喜歡則丟在媽媽的廚房,這讓我很難堪。爸爸曾經住院,出院後,哥哥每晚過來看爸爸,大嫂卻說:「何必每天都去?」其他的事情可想而知,媽媽甚至得看嫂嫂的臉色,尤其讓我感到不忍。

一樣米養百樣人,大嫂或許比較愛自己,也未必太不堪。世間的婆媳,也各有因緣。我曾讀過王夫之的〈輓烈婦廖周氏〉:

   冒刃扶姑命,軀殘刃折鋩。至今荒冢裡,贏得血痕香。

她衝向刀刃,拼死救下了婆婆的性命,濺血的胸膛,硬是折斷了刀的尖鋒。到如今她的荒墳裡,依然散發出血痕的芳香。

為了救婆婆,不惜賠上一己的性命。如此的輕死重義,命喪九泉而血痕香,這是輓歌,也是頌歌。……

美國遙遠,我和妹妹在台灣都有各自的家庭,幸好孩子比較大了,我也儘可能去探訪父母,年老的他們已經逐漸不適合長途飛行了。

大嫂越來越冷淡,我突然想起當年祖父的力阻,原生家庭對一個人的確是有影響的,大嫂除了不斷的要錢,恐怕沒有甚麼其他的興趣。連大哥也無奈的說:「已經娶了,還能怎樣?」

或許,這也是上天的試煉吧。980620 990804人間福報《四季有花香》專欄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琹涵的文學夢田

琹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雲
  • 婚姻的經營
    學問可大呀
    我們都是婚姻的學習者
  • 婚姻是道場
    有太多的牽連
    關係複雜
    尤其牽扯到人
    學習多矣

    琹涵 於 2013/12/05 06:55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