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 001  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多少的悲歡沉埋

以為不再記起

黃昏,走過舊居

過往的回憶

倏忽被點燃了

燎原的火啊

一發不可收拾

寂寞的夕陽

鮮紅如血

往事狂捲

在我澎湃的心海

 

重回舊時地,已經是別後十六年了。

那年,我們從麻豆的總爺搬到台北,就知道可能是最後的一次遷居了。爸爸從服務了大半輩子的糖廠退休了,也意味著我們再也不必隨著爸爸的職務調動而三遷四徙,從一個糖廠換到另一個糖廠,有如流浪的吉普賽人。雖然說,每個廠區都有夾道的綠蔭,整潔的馬路,別具一格的日式的房子,寬大的院落裡花木扶疏;然而,我最怕的是,在新的環境裡,舉目所見都是陌生的人,無一相識,讓我覺得自己有如一座孤島。

想到以後,這種情形再也不會有了。真好!

只是聽說,當我們搬離總爺,原本所住的宿舍將儘快拆去。因為每年的房屋稅相當可觀,即使是無人居住的空屋,也一樣得繳交稅款,公司怎堪長期負擔呢?旅居美國的妹妹返台省親,還特地抽空重返麻豆,回台北後只淡淡的說:「房子真的拆掉了,一切都不一樣了。」我沒有細問,心想有一天真該回去看看。

後來總爺糖廠關廠了,納莉颱風又造成百年來罕見的水患,最後,它成了南瀛總爺藝文中心,並被評列為古蹟,希望能保存她那古典雅麗的日式建築,而宿舍區內林立的老樹,也多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呢。

然而,如今一見,卻遠不如懷念。

廠區中的柏油路面毀壞嚴重,原本排列整齊的房舍幾乎全都失了蹤影,只剩下大片的青草地和四處零落的果樹。總辦公廳的紅樓仍在,氣宇軒昂中卻難掩落寞的神情,現在竟賣起冰品來了。糖廠的冰棒從來有名,只是此刻我吃來,居然百味雜陳,險險就要落淚。就像是一個落魄的貴公子,塵滿面,鬢如霜。繁華事已散,只似春夢一場,何時能再現昔日的金玉滿堂呢?

然而,我畢竟曾在這兒度過長遠的歲月,當年路旁的樟樹,早已長得枝繁葉茂,遮蔽了天空。陽光透過葉隙,灑落了無數金色的點,閃爍有如迷離幻境。老樟樹的樹幹粗壯,其色深濃,莫非它一直在守候著我的歸來?

只是,當我歸來,看到的是這般不堪的情景,不知是否應悔此次的南行?

我也知道,人都應該往前瞻望,向著理想奔去。因著對於過往,我的依戀太深,不免要頻頻回顧,感傷自是無可逃躲,怕也真的走不了遠路呢!

又聽說,總爺藝文中心未來的願景,將是成為藝術、文化和產業一體的藝文重鎮,也期盼有朝一日能發展為國家藝術村。我當然樂觀其成,且拭目以待。到底曾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,那最純真而可愛的年月曾經停格於此。

我在蒼茫的暮色中離去,仍不免一步一回首。再見了,我曾經深愛過的舊時地。

此文收入《沉思的百合》散文書20092月出版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琹涵的文學夢田

琹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可柔
  • 幽靜的地方,美好的文字
    成就如此佳作
  • 感謝鼓勵

    琹涵 於 2013/12/19 04:23 回覆

  • 雲
  • 變... 是宇宙唯一真理
    是淘汰 也是更新
    或許如此
    我們也才有懷念可言... 呵呵
  • 也是的
    幸好有美麗的回憶
    也讓人生更有趣味
    不是嗎

    琹涵 於 2013/12/20 03:35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